汲古慧今 古籍新生

国产精品久久久久久无码专区

2023-03-27 08:22:40

  文\本刊特约撰稿 金满楼

  近日,“《永乐大典》高清影像数据库”和“《国家珍贵古籍名录》知识库”同时上线,一批优质古籍数字资源再次实现开放共享。作为我国古籍数字人文建设的一项重大成果,两个知识库的上线也为国内智慧图书馆体系建设提供了一个可借鉴的新生模式。

汲古慧今 古籍新生

  古籍留存 难之又难

汲古慧今 古籍新生

  在中国数千年的历史文明中,曾经存世的古籍浩如烟海,但真正能够保存下来的只是其中的极少一部分。如明代藏书家叶盛所云:“夫天地间物,以余观之,难聚而易散者,莫书若也。”之所以如此,主要在这千百年来,历史上那些卷帙浩繁的珍贵典籍往往会在战争或天灾中横遭摧残;即便是和平时期,各种虫噬鼠咬、水火之患也在所难免。在岁月的侵蚀下,能遗存下来的古籍少之又少。而那些侥幸保存下来的,也面临着虫蛀、老化、絮化等诸多困境。所谓“一页宋版一两金”,在文物价值上绝非虚言。

汲古慧今 古籍新生

  从古籍留存的现状来看,宋版书已属极其难得,之前的古籍更只能在考古挖掘中零星所见。事实上,即便是明清典籍,能够保存下来的也不多。以久负盛名的《永乐大典》为例,目前留存的只有400册左右,而最初的原本实际上有11095册的巨大规模,目前仅存的还不到原书的4%。《永乐大典》尚且如此,还不知道有多少珍贵的古籍因为各种不幸的因素而消失在历史长河之中。

  古籍凝聚着前人的心血和智慧,记载着中华民族过往的辉煌,它是不能割裂的民族记忆,也是传承中华文明的重要载体。经过多年的努力,我国的汉文古籍普查工作已基本完成,目前存世的古籍大约在270万部,保护、修复和利用的任务十分繁重。2021年,经国务院批准公布的六批《国家珍贵古籍名录》和“全国古籍重点保护单位”,已有13026部珍贵古籍和203家单位入选。

  目前,对古籍的保护主要可分为两类:一是原生性保护,二是再生性保护。所谓“原生性保护”,主要是指不改变原件载体的情况下对古籍进行修复、加固及改善藏书环境等;“再生性保护”则是指通过各种现代技术手段将古籍内容复制或转移到其他载体,以达到对古籍长期保护和有效利用的目的。从这个意义上说,古籍数字化属于古籍整理的范畴,同时也代表了古籍保护的未来方向。

  “藏”“用”兼顾

  合理利用

  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我国有关部门已经开始了古籍数字化的工作,但因为各种原因,取得的成果较少。直到最近二十余年,随着计算机及网络技术的发展普及,古籍数字化工作开始突飞猛进,成绩十分亮眼。尤其在2007年启动实施“中华古籍保护计划”以来,古籍数字化进程不断加快,取得了相当大的进展。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国内已累计在线发布古籍数字资源13万部(件),其中由国家图书馆搭建的“中华古籍资源库”累计发布超过10万部(件),是其中的重中之重。另外,在资源建设方面,各古籍收藏与研究机构集合推出了一批线上资源共享平台,古籍资源的开放水平有了明显的提升。

  尽管成绩十分显著,但古籍数字化工作依旧任重道远。与存世古籍的体量相比,现有数字化规模还远远不足,数字化成果的共享开放水平和深度挖掘能力都有很大提升空间。举例而言,目前已进行数字化扫描影像的有8万种,而实现文本数字化的不足一半。这就意味着,大量古籍只能实地实物翻阅,这对很多具有文物性质的古籍无疑带来了难以预测的风险。

  以事理论,古籍保护需要恒温密闭的环境,以最大限度地避免环境与时间的侵蚀。为避免已经脆弱乃至残破的古籍进一步损坏,无疑要尽量少地触碰古籍;但要对古籍进行研究,又势必对它们进行频繁的阅览,由此形成难以调和的矛盾。如何平衡两者关系,做到“藏”“用”兼顾,这一直以来都是古籍保护工作的重点、难点,而古籍数字化无疑是其中最合理、最有效率的解决途径。

  古籍数字化是通过规模化、系统化的扫描、微缩、识别、录入、存储、搜索等现代技术手段,让古籍的原始面貌以数字化的形式完整清晰地保留下来,同时还能实现全文检索、文本比对、自动标点、数据分析等功能。它不仅能从根本上解决实地翻阅对古籍造成的各种潜在损害,而且还能彻底打破古籍阅览的时空限制,让不同地区、不同单位、不同级别的读者有同等机会获取难得的古籍资源并大大降低了获取成本,同时也有助于提高研究效率并丰富了古籍利用的方式和手段。

  多种手段

  普惠世人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永乐大典》高清影像数据库”不仅是将《永乐大典》的原文进行简单的数字化、文本化,而是采用了多种技术手段,如用3D古籍模型还原了《永乐大典》的原貌,让读者可以360度地翻阅《永乐大典》,以直观地感受到这一古籍的内页纸张及文本的流散轨迹、分布状态等诸多方面,以全面地呈现《永乐大典》的高精图像、整体风貌及相关知识。这种全方位的文化普及和对古籍的活化利用,无疑是对古籍更好的保护。

  对传承保护工作而言,古籍的修复和保存只是第一步。更重要的是,作为人类文明的共同财富,它不应被束之高阁,而应与世人和现代生活相联结。让古籍走出馆阁,走进大众视野,势必要利用各种新技术、新手段。尤其现在这样一个日新月异的数字时代,纸质书不再是阅读的唯一途径,其他如借助电脑、手机阅读电子书都已成为新的阅读方式与习惯。此外,还可以通过百科、图文、说书、绘画、纪录片、短视频等多种形态普及古籍知识、演绎古籍内容,让阅读体验变得更加立体,让古籍真正地鲜活起来。在不远的未来,随着元宇宙、VR交互技术的不断进步,虚拟现实相结合的沉浸式场景阅读或许也将成为可能。

  古籍数字化及其活化利用需要高校、图书馆、研究机构等诸多部门的共同参与和努力,同时也需要充分利用人工智能、大数据等现代技术优势,以尽可能地激活古籍在新时代的传播力和生命力。汲古慧今,普惠世人,才是古籍保护的真正意义所在。

  (《海南日报》 2023年03月06日) 【编辑:上官云】

国产精品久久久久久无码专区

最近更新:2023-03-27 08:22:40

简介:  文\本刊特约撰稿 金满楼  近日,“《永乐大典》高清影像数据库”和“《国家珍贵古籍名录》知识库”同时上线,一批优质古籍数字资源再次实现开放共享。作为我国古籍数字人文建设的一项重大成果,两个知识库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