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上的港台导演吃完老本

国产精品久久久久久无码专区

2023-03-26 17:41:53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河豚影视档案(ID:htysda),作者:等等,原文标题:《港台导演“洗牌录”:行活泛滥、项目降级、年轻导演卡位》,头图来自:《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十年前《宫锁心玉》《宫锁珠帘》等年度剧王的导演李慧珠近期新剧《九霄寒夜暖》开播,李一桐、毕雯珺的演员阵容成为其作品史上咖位最低的一部;欢瑞世纪御用香港导演刘国辉执导“锦鲤”杨超越主演仙侠剧《重紫》,成为集体吐槽对象;炮制出《香蜜沉沉烬如霜》等热剧的大IP专业户导演朱锐斌新作虽然网播尚可,但再难现网台共热的现象了……


港台导演北上二十年,风光不再。



“大古装大IP剧,我们现在首选不太会是香港导演了。”某影视公司制片人翟牧告诉小娱,原本“大IP+顶流演员”的项目,会“标配”香港导演,因为项目成本高,需要严控拍摄成本和周期,香港导演在这方面经验充足无需担心。可是近两年来,就算平台方面依然会有相似推荐,但片方可以考虑的人选范围已经不止于香港导演了。


至于台湾导演,原本就是擅长情感剧,尤其是偶像剧,但网剧时代对言情剧和偶像剧的创新需求也大不同于台湾偶像剧兴盛时代的“霸总+灰姑娘+狗血强情节”模板,所以经典台偶导演“失灵”的现象比香港导演更为严重。


曾几何时的国产剧市场里,港台导演象征着带来高效的拍摄方法,为何如今他们却面临可能成为精品剧时代“弃子”的危机?


(注:文中翟牧、叶子、禧贝皆为化名)


香港导演集体“下坠”


很多古偶剧的导演,每次新剧开播即遭“审判”,拍摄角度、剪辑手法、打光方式被一一吐槽,比如镜头稀碎、爱拍大仰角、印度式剪辑等,甚至被称为魔性的“滚筒洗衣机式拍摄手法”。


有网友直接表示“北上的HK导演早该退出内娱了”,牵出内娱观众对“香港(电视剧)导演”这个群体的不满情绪。


对于香港导演“北上”二十年“承包”所有古装剧的印象,应该是从卫视每年都有一部由香港导演拍摄的开年“剧王”古装或民国剧热播开始的;直到2018年《香蜜沉沉烬如霜》、2019年《陈情令》和2021年《山河令》,也依然成就了四位香港导演朱锐斌、郑伟文、陈家霖、成志超。


直观感受上“香港导演”这个标签一直被捆绑着“大IP+大流量”的大剧法则,事实上一部分人在被吐槽中坚持,一部分人已经“下坠”。



曾在亚视担当监制的谭友业从经典武侠IP的翻拍剧,到如今只能拍摄分账甜宠剧《亲爱的柠檬精先生》,即便分账成绩是年度剧王程度,但成本仅两三千万的分账剧与成本一亿多甚至两亿的大IP剧实属天差地别;曾与郑伟文合作拍摄了售价4亿马伯庸IP改编剧《三国机密》的游达志,下一部剧也仅是B级剧的《女世子》,评级“泥石流般”滑落。


李慧珠虽然在审美上未受质疑,甚至诞生出《白发》这样空镜素材深受网络二创者喜爱的古偶剧,但也不可否认这位曾打造“宫”系列剧王和双台收视破2%的《锦绣未央》的女导演,基本无缘接触平台S级古偶项目。


拍出过黑马剧《传闻中的陈芊芊》的导演查传谊并未因该剧飞升接触更大项目;凭借黑马耽改剧《S.C.I.谜案集》被熟知的新派香港导演施磊,也在与唐人影视合作奇幻冒险剧《玲珑》时引发纠纷,并且被指拍摄不专业、效果不佳等。



《无心法师3》导演徐惠康拍摄《我叫刘金凤》、《择天记》导演钟澍佳的新剧《星河长明》、金庸武侠剧导演赖水清的《重耳传奇》、《青云志》导演刘国辉执导的《重紫》,几乎每一部都因为服装细节、剧情离谱、拍摄粗糙、演员表演不过关的问题被网友热议诟病。


没有一次性的“下坠”,都是在大项目一次又一次与预期效果擦肩而过之后,信任产生的动摇,即使动摇的不是平台,也会是片方。



精工细作的时代,“港导”的危机与自救


在精品网剧进入常规化之前,行业流传着一个说法,就是香港导演“价低活快逼格高”。这句话有三个重点,分别是:价格、效率、质感


首先关于“质感”,曾经在香港导演剧组驻组过的编剧禧贝告诉小娱,“十年前我们在片场看香港导演拍戏,那个大灯一打,把演员照得白白亮亮的,就会很好看。”这种说法小娱也曾在与高分古装短剧《念念无明》的导演曾庆杰对话时听过。


曾庆杰表示,曾经港台导演审美占据上风的时候,是因为经常在棚内拍摄,通过多方位灯光打出类似舞台剧无影灯的效果,人会显得很通亮,当时的国产剧拍摄经常画面是暗暗的,忽然眼前一亮,就感觉拍出来时尚了很多,所以当时会把港台导演用到的这种“大平光”等同于时尚感的代名词。


“效率”是除了打光的“时尚感”之外,香港导演特有的“手速”。比如一部45分钟×20集的古装剧在30天内拍完对港剧导演来说是家常便饭,但对于十年前很多内地科班出身、经验不足的导演来说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这源自于香港TVB和ATV制播合一的制度,每年需要不间断产出影视剧以供电视台播放而不能断档。


“香港导演北上后经常会抱团联合拍摄,每一位导演负责一部分,把剧组分为A、B两个组同时拍,甚至大剧组再增加一个C组,效率就会加快很多。或者某一天把演员的特写都拍了,其他看不见脸的镜头再由文替完成,这些都成了现在古装剧的常规操作。”


制片人翟牧还听说有电视剧经验不多的演员,因为剧组调度出了问题而空闲了一段时间,香港导演最后为了赶进拍度表示先把她的特写拍完,后期再用特效合成,虽然演员也比较犹疑,但还是选择相信导演。


至于“价低”到底有多低?在十几年前可以拍好大古偶剧的导演并不算多的情况下,内地头部导演的单集片酬可以达到六位数,2007年左右香港导演单集片酬在2.5万至3万,一部40集的电视剧拍完可收百万,而且保证工期绝不拖延甚至提前收工,确实算得上“实惠”价格。


“不过现在能拍S级、S+级的一些香港导演,片酬应该在平台也是顶格收费了。”制片人翟牧所谓的“顶格”,是指一年前视频平台在配合“降本增效”下给到的演职人员内部指导薪酬,其中编剧、导演的最高收费是单集30万,如果是40集的电视剧,拍完可收超千万,不算低价了。


根据翟牧透露,比如仙侠、修仙、玄幻这样的香港导演对口题材,平台给予的建议依旧会是香港导演,比如《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林玉芬、《陈情令》的郑伟文、《香蜜沉沉烬如霜》的朱锐斌以及《山河令》的成志超。


一方面基于对口成功作品经验,一方面20年“港式古偶剧”确实已经塑造了一种大众熟悉的审美体系,可以带来基础路人盘,所以“求稳胜过求变”。


“香港导演是不具备创造性的。”另一名制片人叶子直接这样形容道。


除了拍摄时会快速整合各个细碎的特写镜头一次拍完,叶子认为香港导演至今遗留着在香港的小规模电视城里高速拍戏的“三点式固定机位”习惯,即能用固定机位拍完就少用运动镜头,能小幅度移动就不展开大动作,除了大场面需要移动组之外尽量少用,这才有了“滚筒洗衣机式拍摄手法”这种后期机械增加的伪运动镜头。


“为什么这些滚筒式镜头或者拍摄角度会被网友吐槽,是因为现在不能小看观众的审美了,这几年网剧越拍越精致,观众可以看到的国外好剧也越来越多,网友开口聊剧都挺专业的,打光、角度、服化道,他们门儿清,不好糊弄了。”



叶子以去年暑期档热播的四部大古装剧为例,《梦华录》《星汉灿烂》《苍兰诀》和《沉香如雪》,香港导演含量为零。根据小娱统计的近五年来云合数据有效播放年榜,18年的Top10剧目里有2位香港导演,19年的Top20剧目里则多达6位,20年开始便不超过2位,且去年香港导演拍摄剧目排名已经Top10开外。


针对翟牧所说“平台推荐”,叶子表示还是有沟通余地的。比如去年暑期档四大古装剧的导演,都是可以取代香港导演的选择,“不是说我拍仙侠剧就一定要找拍过仙侠剧的导演,可能只需要拍过古装就可以,伊峥当然是现在的热门人选,郭虎本身师承林玉芬,《赘婿》和《卿卿日常》的导演邓科和赵启辰也不错。”


香港导演不再是大古装的“唯一”选择。


根据翟牧透露,香港导演普遍年龄偏大,尤其是林玉芬这样年过60岁,每年可以参与拍摄的精力已经有限,像郭虎这样可以独当一面的副手级导演也都是内地人,香港导演没有“传帮带”的想法,更多的是只看眼下。


比如郑伟文主导的公司“战友文化”和成志超加盟的“光芒影业”会在他们执导的项目中担任“承制方”,也是一种增加话语权、并且在平台限价期间能提升收入的方式之一。


当台湾导演吃完“老本”……


比起香港导演自上而下的集体“下坠”,台湾导演则属于“旱的旱死涝旳涝死”。


如果说香港导演承包了20年内地古偶剧制造,那么台湾导演应该也承包将近10年“婆婆妈妈”剧的制作,只是普遍台湾导演并没有香港导演的“高产”,经常会大陆、台湾两边跑的兼顾拍戏。


不过但凡在台湾偶像剧最兴盛时期有过知名作品的导演,在大陆网剧时代来临之前都产出过不少高收视的家庭观众喜好的狗血都市情感剧,诸如柯翰辰的《璀璨人生》《十五年等待候鸟》、丁仰国的《幸福归来》、沈怡的《夏家三千金》每年在湖南卫视下午档重播时依然收视不错。


只可惜当网剧推动情感剧快速迭代时,红利期被打断。



一部分台湾导演会像《回家的诱惑》导演林添一或者《哑巴新娘》的导演罗灿然一样不再适合参与大陆电视剧的拍摄;《恶魔在身边》等经典台偶的导演林合隆许久不见新作,再见竟然已经是《师兄请按剧本来》这样的甜宠微短剧,柯翰辰、许珮珊也纷纷执导甜宠分账剧,这对他们来说无疑算是一种“向下”。


其实不仅导演在“向下”,更为典型的是曾经台湾两大“偶像剧教母”级别人物柴智屏与陈玉珊的“入局”。两人是同样创造过很多快炙热口的偶像剧制片人,也一手捧红过台湾偶像团体,虽然2010年后台湾偶像剧逐渐式微,但两人分别又制作了在大陆引发热议的偶像电影《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和《我的少女时代》。



“这就是精品网剧时代平台需要的对口人才。”叶子笑言,只可惜《流星花园》已经成了一种时代印记,陈玉珊也并没有发挥自己在现偶剧方面的优势,而是利用和新丽传媒的合作,实现了自己原创大古偶剧的梦,一炮不响,接着就是很长一段时间的销声匿迹,应该还是不如一直在内地务工的香港导演来得习惯内地的规则。


不过叶子也听说平台对柴智屏和陈玉珊这个级别的制片人团队给出的剧本,至今还是会“开绿灯”的,只要她们随时想做了。


困局之外,台湾导演因为语言上和大陆团队沟通更为方便,所以无论是个人转型还是跟上大陆市场节奏变化,都会比香港导演更敏锐快速。


五年前经历了《深夜食堂》翻拍剧被嘲落谷底的蔡岳勋,去年忽然以《鬼吹灯》系列IP新作《昆仑神宫》回归大众视野,成片效果竟然也不错,后续更参与到《金庸武侠世界》系列剧集拍摄,与大陆四位各有风格的导演分别完成不同故事。



此前还鲜少有台湾导演参与大陆古装剧拍摄,将近一半的台湾导演还在沿着自己最擅长的现偶剧“老路”在继续向前,大S版《泡沫之夏》的导演张博昱,为“恋恋剧场”拍摄了开篇作品;2019年全民爆款的导演李青蓉也执导了去年“恋恋剧场”作品《我的反派男友》。都市言情题材的头部大剧或许不如古偶剧多,这些A级“恋爱+”题材自制剧看上去就会和擅长细腻恋爱的台湾偶像剧导演更加匹配。


于中中是A级现偶剧和甜宠剧中的劳模,从拍摄搜狐自制偶像剧开始至今,几乎平均每年都能稳定产出两三部,虽然也有《从前有座灵剑山》这样的修仙古偶剧,但大部分并不偏离自己主要的偶像剧轨道。


“台湾偶像剧导演拍现偶剧,首先不会自我否定,拍偶像剧就是要拍出让人看了想做恋爱梦、想有恋爱脑的感觉,和很多大陆导演拍现偶剧不承认、觉得不上台面不一样,这一点很重要。”编剧禧贝很感慨,她认为台湾导演对于偶像剧的认同感以及感受很深很细腻这一点很重要,即便都是男导演,也和后期剪辑总是情感连贯度不足的香港导演不一样。


制片人叶子听说于中中是韩剧爱好者,所以作品无论从剧情表达还是画面展现手法都在向韩剧的风格靠近,这一点也确实能看出来,“我觉得平台对现偶剧的要求其实就是对标韩剧,所以于中中的风格其实是很讨巧的。”



包括去年末优酷热剧《点燃我,温暖你》的导演刘俊杰和于中中一样,非常擅长发挥自己优势,他的台偶剧经验是《薰衣草》《王子变青蛙》,在大陆的前两部作品就遇上了顾漫的IP改编剧《杉杉来了》与《何以笙箫默》,包括拍摄了匪我思存的小说改编剧《今生有你》也在去年播出,他算得上是在大陆大热现偶IP改编剧方面最有经验的一员。


“跟得上变化最重要。”制片人翟牧认为,虽然现在平台还会根据大数据推荐一些同题材常用导演,但降本增效之后平台对导演成片要求和播放效果的要求一定会更高,行活儿的生存空间变小。


另外观众的点评也越来越专业,审美眼光也越来越高,虽然吐槽导演镜头水平的黑红言论也是一种热度,但几次之后,平台和片方肯定都会在项目初期就将这些问题考虑进去,翟牧透露,“主要还是内地多了一批70后、80后甚至90后的年轻导演,对拍摄很有想法,个人风格化也很明显,并且在网剧时代累积了丰富的经验,制片人可以选择的人选非常广泛,港台导演已经不再是某一个类型项目的唯一选择了。



“当然,港台导演在和内地团队合作的时候,也要多充分沟通,互相学习进步,不然像黄天仁一样,在台湾拍9.2分的《想见你》和8.5分的《荼蘼》,在大陆拍4.9分的《温暖的你》,你说这究竟是谁的问题?”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河豚影视档案(ID:htysda),作者:等等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国产精品久久久久久无码专区

最近更新:2023-03-26 17:41:53

简介: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河豚影视档案(ID:htysda),作者:等等,原文标题:《港台导演“洗牌录”:行活泛滥、项目降级、年轻导演卡位》,头图来自:《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十年前《宫锁心玉》《宫锁珠帘》等年

返回顶部